保洁员的一天

  本网讯(记者  原建军)有这样一个童话:来自星星的传说。

  一天,遥远的星际,一颗调皮的小星星,想看看地球上的人是什么样,做什么。它飞离了星系,来到了地球的上空,透过云层,它看到了地球上的人。返回后,星系的伙伴们问它:“地球上的人是什么样?”它说:“地球上的人,从来不休息,无论什么时候去,他们都是弯着身子,不停的扫着路上的斑驳星星光辉,真是太辛苦了。”

  当我把这个从幼儿园女儿口里学来的童话故事,讲给范宁丽大姐时,她正在扫着中国第一内陆港南大门的“星光”,这时凌晨5点多。范宁丽大姐是一名保洁员,每天都披星戴月出门,一扫帚一扫帚清洁着脚下的路面、花丛和旮旯拐角。

  范宁丽大姐的命运,并不如星星那样灿烂。她的爱人,前几年在一次交通事故中不幸离去,家里顶梁柱一瞬间哗啦啦坼了。天还是天,地还是地,生活却从温暖的画面即刻切换到了悲伤的哀嚎。巨大变故后,范大姐和其她那些虽少文化却很大气的普通乡村国人一样,让命运中的残酷慢慢化成生活里的悲伤,然后用日子的流水冲刷走痛楚的记忆,以外人无法想象的勇气,坦然接受一切,把拉着家前行的缰绳自然拽到自己肩膀上。

  上有老,下有小,中年丧夫的范大姐直面着惨淡的人生,没有任何怨言。公公八十岁了,满身的多种疾病,让老人家生活整日与床为伴;两个可爱的孩子,大的15岁上初三,小的12岁上小学;婆婆身子骨还算好一点,但毕竟上了岁数,平日里只能看看孙辈们上学放学,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。安顿好家里的上上下下,范大姐走出家门,为一家人生计寻觅出路。

  西安国际港务区接纳了范宁丽大姐,她成为了一名保洁员。寒来暑往,这一干就是6年光阴。

  每天凌晨,天还一片黑蒙蒙,范大姐就起床,麻利得做好饭,放在锅里,给孩子们上学前吃。她却来不及待在家里用饭,一手拿着馒头啃,一手收拾清洁工具,急匆匆出门去。蹬着三轮车,她一会儿就到了工作岗位上,也就是港务大道南段。这时,她清点一下三轮车上的劳动工具:大扫把、小笤帚、铁锹、簸箕、捡拾夹、防撞桶、抹布、编织袋等等。看到一样也不少,范大姐换上工作服,在星星的寒彻骨清辉下,一扫帚一扫帚洁净着港务大道上的尘垢。

  范大姐干工作一丝不苟。她挥动着大扫把先清洁辅道、人行道,然后再清扫主干道。虽然有了环卫车,主干道由车辆来清洗,环卫工劳动量减轻了很多,但是,主干路上车辆繁忙,尤其是处于大建设大物流环境下的港务大道,几乎每天都有抛洒的泥沙渣土和其他建筑余料,这些都需人工耐心清理。范大姐的劳动强度可想而知。

  范大姐清洁到早上7点钟时,天已经麻麻亮了,可港务大道南段还没有洁净完毕,昨天一晚上各种拉土车、大货车、小汽车、自行车、行人“不小心”抛下的垃圾、尘土、建筑废料等实在有些多于平日。检查各个路段卫生情况的市容主管潘韬,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主管三下五除二,招唤来了另外五名清洁工,协同范大姐一起清理路面上的厚厚抛洒尘土。一时间,扫帚刷刷刷,铁锨刮刮刮,簸箕上下翻飞,三轮车来来往往。

  同事们卖力劳作,范大姐也没有闲着。她一边铲着最厚的积土块,一边紧张的喊叫着:“老宋,注意安全;王师,小心车;小梅,往路边闪一下;司机同志,开慢点……”港务大道虽然比起市区主干道来说,车流量不算太大,但是这里的车速普遍偏快,而且多是重型物流运输车辆。因此,清洁工们清理抛洒杂物时,时时刻刻提神醒脑,注意身旁呼啸而过的重型超长超重车辆。潘韬忙不迭的说:“范师,小心扫地,你也要看着车辆。”关心范大姐后,潘韬连忙喊着:“大家摆好防撞桶,面向来车方向,注意安全。”

  这场清洁“会战”,整整持续了个把小时,港务大道南段恢复了光鲜亮丽的洁净容颜。坐下来,喝口自带热水的范宁丽,气喘吁吁。她说:“每次清理道路上的这些不知那辆大车抛洒的泥土呀、废料呀、垃圾呀,就跟打仗一样。你也看到了,不但工时紧,而且很危险。”清洁队主管说,范宁丽大姐属于环卫工人中的少壮派,清洁动作、应急反应都要快一些,其他环卫工人大多数50来岁,年龄稍微偏大,反应就慢一些、动作迟缓一点,所以集中几个清洁工来处理道路紧急抛洒事件时,让人常常捏着一把汗,心跳就加速。

  港务大道上的交通指示电子屏,显示时间为8点多了,冬日的太阳升起来了,凛冽的寒风不停卷裹着保洁员们的身子。工友们都回归各自岗位去了。港务大道南段上的抛洒垃圾堆,已经被清理完毕。范大姐开始清掏、擦洗果皮箱。责任区里的四个果皮箱,经她手一个一个被全部清掏完,用抹布上下擦洗完。范宁丽哈出的热气凝结成了绺绺白霜,挂在稍显蓬乱的头发上。她开始用夹子捡拾垃圾。从国际港务区的南大门外,一直捡拾到港兴路东口。花丛里、草坪中、树木间、辅道上,散乱着一些货车司机停车休息时扔的泡面盒、饮料瓶等、香烟盒,这些都被她一个一个捡拾起来,放进垃圾车。

  辛劳不算什么,心理上的反感煎熬才是难过的坎。绕城高速穿越港务大道,给园区带来了便捷,也带来一些素质不高车主扔下的恶心物什。绿化垃圾、废轮胎、果皮纸屑等杂物,还可以让范大姐平心去拾,而一些用塑料包裹的小孩屎尿、大人呕吐物,她则皱眉去捡。港务大道北边的市政工地围挡后,大小便后随意扔的卫生纸或各种报纸,种类繁多,看一眼都令人作呕。“我不去弄,路过的人更心烦。”范宁丽大姐一边说着,一边把这些垃圾拾进了垃圾车。

  冬天的天,说变就变,早上露出笑脸的太阳,这会儿却不知哪儿去了,天空又成为灰沉沉样子,寒气更加逼人。时针已经到了中午11点多。总算把责任区的各种明显垃圾清理差不多了,范大姐该歇一会了。可她没有歇。路上还有一些没法扫净的垃圾,她得采取一些特殊的法子。比方说,最难捡拾的是经汽车碾压碎的包装材料泡沫。汽车一行驶过,这些白色泡沫碎片就随风飘散,旋转着落到地面处处。为了不影响交通,等这些泡沫被吹到路边,范大姐赶紧拿手指一点点捏起来,放到垃圾车里压住,不仅特别难弄而且险象环生。

  紧张忙碌的上午,很快就过去了。范大姐抓紧时间,回家做饭给老人孩子们吃,自己随便扒拉两口饭到嘴里,又匆匆赶到港务大道。下午2点许,范大姐开始了责任区的第二遍清扫,随后又开始第二遍擦洗果皮箱……等这些工作结束,时针指向了下午17点多。她得回家,一大家人还等着她呢。她身后的港务大道,和被寒风吹得渐渐清澈起来的天空一样,让过往行人赏心悦目。

  国际港务区市容环保局局长梁文辉说,范大姐辛劳的工作,换来了园区南大门的清洁和美丽,也赢得了许许多多内陆港人的尊敬和称赞。去年,范大姐被单位评为“优秀员工”。她责任区所在的港务大道被评为“西安市十大最美街道”。

  我没有目送范大姐回家,因为再过10几个小时,漫天的星光下,又会看到她认真用力的清扫着港务大道南大门的寸寸“星光”。在我的心里,那情景和童话一样美。